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零)

没啥可说,bug多。上货。


他累了,于是他闭上眼。

“我也很好的啊。我比孙策年轻,比刘备奸诈。先生辅佐我,就可以更好的显示先生的才能了。”他突然间想起当那人还是少年时候的眉目,神情,和淡淡的熏香气味。

果然是老了吗。

“师,昭,过来。”

如今,连孩子都已不再年轻。青年时的意气风发,锋芒外露已净被老谋深算喜怒不形于色所替代。这很好,像极了他。

“不要篡位。为父这一生,每每想到被世人认作篡位之臣,便心怀恐惧。”

“儿谨记。”这么多年了,兄弟俩难得齐声回答。

他看了他们一眼。垂死的人的眼睛,是可以看清一切的,深埋的野心与刻入骨髓的恨意。

天色阴沉。

他又想起以前还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天下很乱,乱到人人都可以抄起武器,振臂一呼,市井庶民可能位同三公,君王贵胄可能流离失所。有能者得天下耀武扬威奋战沙场,无能者失所有百般受辱横死半寿。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雪开始下。

那人他也是很久之前遇到的人了。他如履薄冰,他春风得意,他位高权重,他君临天下。他哭,他笑,他淡然,他愤怒。他向他伸出手来。

雪大了。

他眼角弯弯,桃花满天。“先生”。

他气宇凌厉,烈焰焚身。“太傅”。

他眉眼冷淡,秋风萧瑟。“司马公”。

他双眸清亮,大雪纷飞。“仲达”。

他接上了他的手。

大雪纷飞。一个时代结束了。

                                                                         ——结局。


评论(1)
热度(50)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