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一)

司马懿缓缓从马车上下来。

门庭依旧,已阔别了五年,不知家中情况可有改观。他低头沉思,沿路不过下人们的几句请安,寂静无声。

看来还是没有改变多少啊。司马府上,井井有条,氛围森然。这倒是更令他怀念起跟从水镜先生学习的日子了。

来到大堂,父亲与兄长俱是阴沉着脸不发一言,好似司马懿是做了什么坏事的败家子,走投无路回来的。场面着实尴尬。

司马懿过了好一会才想起作礼这回事。 “孩儿给父亲请安。”和他呆久了,连礼节也生疏了吗?

司马防的脸色稍稍舒缓了些,而司马朗依旧侍立一旁。

“回来就好。叫你兄长陪你回房歇歇吧。”说完,司马防就缓缓起身拂袖离开。

“父亲······”司马懿怔怔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司马朗转过头看了司马懿一眼。“父亲老了。河内温住不久。”

记忆里的司马朗不是这样的,作为兄长的他在父亲面前会替弟弟们担下所有过错,是小大人,但转身,上树下河,摘果摸鱼,照样做。

“曹丕来过了。”司马朗波澜不惊地说道,又轻蔑笑道“性急的家伙。愚蠢贪婪的人,除了长得好,又有什么用处呢?“言毕,径自离开。

司马懿闻此,心中一动。“曹丕吗······”水镜先生的话似乎又在耳边。

'对了,“司马朗又转过身道”有人聘你我二人去许昌出仕,去吗?“

                                                           ——机会?


评论
热度(23)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