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七)

两人齐齐回头看去时,不出意料,是曹丕。

“不知道先生和诸葛先生在聊些什么?不知我可有幸一闻其详?”曹丕的目光在二人脸上来回流连,露出了跟父亲一样的奸诈。“没有,不过是叙旧罢了。”司马懿解释道。

“看来先生的旧识还挺多的嘛,不知先生可愿与我细说?”曹丕更故作温柔的问道。“啊,仲达,奉孝兄呢?”诸葛亮见情势不对,连忙岔开话题。“祭酒大人去找荀大人·····”曹丕顿了一顿,似在寻找恰当的措辞,“商议军——不,政务去了。我来时恰好碰上郭大人出门。本不想打扰,他说二位正在庭院里把酒言欢,这才过来想略沾风雅。”

司马懿在心里暗骂曹丕,疑心便是疑心,还偏生讲得这么冠冕堂皇,与父无异!“只不过叙旧罢了,也谈不上什么风雅,公子不必过誉。夜色深了,亮先行一步,有缘再会。”说罢,诸葛亮急匆匆地走了。

眼见着诸葛亮走远,司马懿发问道:“曹公若是知道你放走了孔明,不知作何感想?”

曹丕冷笑道:“莫非留着他作他人爪牙?还是留着他与先生共事与我,同商大事?”司马懿觉察到他将“同商大事”四个字咬得格外重。稳了稳心神道:“若是能留下孔明,也是大功一件。”未及说完,曹丕即接话道:“远弊与近利我还是斟酌的出来的。先生也是聪明人,也不必我挑明了吧。”

怎么,他才十六岁,就要开始考虑这些东西了吗?看着这个清瘦的少年注视着月亮的忧伤眸子,司马懿竟有些恻隐。

“先生心疼了?”曹丕转过头来,流光潋滟的眼眸笑得熠熠生辉,语调也几乎呢喃,再一次在司马懿耳边轻轻说道:“况且我不想孔明留下,也是有私心的哦。”月色清寒,暖风拂面,还有他的气息。司马懿突然觉得这句话好像一缕丝,悄悄缠绕上了一些不该被开启的地方。

“没有。”司马懿依旧装作波澜不惊,“你有没有私心与我无干,我只是替你可惜罢了,放走孔明这样一个英才。”“若是不甘心臣服的话,那样的臣子再聪明又有什么用呢?”接话接的到挺快。"我觉得先生也很聪明,但也不想放先生走,所以只能使先生臣服咯。“曹丕还是那样呢喃。

该死,谁要臣服。

                                                                               ——为臣(一)

评论
热度(15)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