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八)

说明:由于故(wo)事(de)情(nao)节(dong)的需要,这里曹丕和司马懿的年纪都是大了三岁,所以官渡之战曹丕也会参加啦。不要被误导哦(毕竟bug多嘛)

“司马先生。“司马懿眼见荀彧带着笑进来,赶忙放下手中的书,迎接荀彧。

“荀大人怎么来了?”荀彧闻此,仍依旧笑着说:“主上令你我驻守许昌,但与袁本初一战,胜败未卜,着实担心。“”你我?“司马懿闻言,习惯性地挑眉——居然要替他们驻守大本营了吗?该死,就不应该来这里。

“仲达?”荀彧见他呆了许久,便试着呼唤他。司马懿回神,“啊,懿只是在想,荀大人嘴上说着担心,脸上却笑的灿烂,怕是大有把握了吧?”司马懿转了转手指,又慢不尽心的说:“不过,荀大人到底是在担心胜败,还是在担心郭大人呢?”

荀彧不出意料的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咳,那个,仲达啊,以后不必叫我荀大人了,叫我文若便好。”又是一阵不自然的咳嗽,冷静下来的荀彧又恢复了那副淡淡的笑容:“不过仲达真的是很棒呢,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主上的一句话就推测出之后的行动,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在主公面前直接说出来。”

不敢说的人,大概也是怕惹来杀身之祸吧。司马懿这么想着,脸上也只是敷衍地笑笑。

突然一个兵卒模样的人神色紧张地进来。荀彧和司马懿皆不知所然。“荀大人,这······”说着递上一封书信。荀彧慌忙接过,看着看着,眉头就紧皱起来。“怎么了?”看着一向镇定自若的荀彧如此慌张,司马懿也看出来事态有点严重。

“粮草不够了。”荀彧极低沉地说出原委。司马懿心下一惊。战事正处于胶着状态,此时无粮与自杀无异。“更糟的是,袁绍的粮草正源源不断地运往乌巢。”

“那何不·····”司马懿迫不及待的说出自己心中所想,但看道荀彧赞许的眼神时,他便知道自己失言了。怎么还是改不掉这个坏毛病,司马懿暗暗埋怨自己。“还有,二公子似乎也受了袭······”“什么!”又是司马懿下意识的惊叹起来。又说多了。看见荀彧一个极富内涵的眼神,司马懿懊恼道。

“行了,我知道了。”荀彧转过头来,温良的桃花眼里已不仅仅只有赞许了。“仲达才能如此,留守后方,岂不可惜?且如今天下局势如此,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可以看见袁绍这样势大的敌手,也不是谁都机会,跟随曹公一样的主公。三万对十万,确定不在这样的战役上,留下记忆、名字么?“

司马懿心下一动。袁绍的粮草·····袁绍······烧起来一定很好看!况且,是那样壮观的战役啊。扬名天下,不正是自己所希望看见的嘛!

并且,那个人,受袭了啊。

                                                                  ——为臣(二)

评论
热度(8)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