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十)

“怎么了先生?”曹丕又那样笑着。“没。”司马懿偏过头,“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曹丕又那样无所谓的笑着,“当然是跟父上说明啦。我可不会让先生名不正言不顺的在我身边哦。”

曹操绝对是傻了。司马懿回到自己的营帐,愤愤的想。面对曹丕请求赐士的要求,不仅没有发怒,反而加以赞许;面对被要求赐士的自己,不仅没有加之猜忌,还加以鼓励。一场胜战就被哄成这样,曹操也不过如此嘛。

“不是一场,是两场。”他怎么又来了。司马懿不耐道。“刘备兵败,投奔刘表去了。”司马懿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似乎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先生又分神了。”曹丕再一次搂住司马懿的腰。“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似乎不适感少了一点。曹丕呼吸一滞,无奈的苦笑一声。“那还有些善后的事情要处理,先生我先走啦。”

越早走越好。司马懿靠在桌几上,眼角不经意的往外一瞥——灯!

诸葛亮站得笔挺,非但没因混乱的军营和沉重的阴影而显得粗重,反而在些微皎洁的月色下显得翩翩欲仙。

“仲达。”看见奔忙而来的司马懿,诸葛亮略略颔首。“孔明,你怎么来了?”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仲达你可知道刘备兵败的消息?”见司马懿点了点头,诸葛亮继续说,“我打算随他去荆州。”“刘备不过一个小小统领,自身尚需有刘表保护,孔明你·······”司马懿几乎脱口道。二师兄不像是这种不会选择的人。

诸葛亮静静摇首。“不。如今数雄皆灭,袁绍虽尚有残余势力,但终将为曹操所灭。孙权那里周瑜在,他与我见解不同,难以共事。曹操这里,虽然实力够大,也愿意与他手下谋士同僚,但我不愿来。”

司马懿见诸葛亮如此坚决,也难以再相勉强。诸葛亮却轻笑道;“在许昌时我曾说再别时不知何期,谁料再见却只在今日。或许之后再相见的日子也不远了呢。”只怕到时各为其主。司马懿闭上眼,心底一片苍凉。

“凭仲达的才能,辅佐曹丕应该不成问题,只是愿你不要太投入”诸葛亮沉吟良久,“忘了先生的卜语。”

司马懿瞳孔一紧。

情之所至,事与愿违。

                                                                   ——卜语

评论
热度(10)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