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十三)

噫,我只想默默的写糖来满足个人硬汉外表下的一颗少女心XD。。。

大雪纷飞。事实上,面对这么阴沉沉的天色司马懿一点都不想去给曹丕上课。但迫于他的威势,只能老大不情愿的整理衣冠,叫下人准备马车去曹操府里。但自己又只待在暖烘烘的房间里,吃着糕点。

“哇,好大的风雪!”司马懿偷偷的翻了个白眼,只因为这不速之客不仅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破坏了他蓄了一夜的暖气,带来几分凛冽的寒意,还十分随意的将身上的雪粒拍落在他每日打扫的地面上。

“先生在吃早点吗?”曹丕大踏步的走过来,顺手掂起一块糕点就往嘴里塞。“关门。”司马懿懒懒的吩咐一声,又斜睨了曹丕一眼,“你也不怕这糕点里有毒。”“先生舍得毒我?”当然不舍得,直接掐死多方便。“嗯,如果先生觉得冷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敞开我温暖的怀抱哦。”还真的动手就打算解开披风。

“关门才是正经事。”司马懿淡淡应道。曹丕又刻深了唇边的笑容,“先生终于不和我有间隙了啊。”

司马懿深吸一口气。对啊,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自从上次曹丕在葡萄架下立誓吗?还是更早之前呢?不不不,太快了,这不正常。

“先生,今天,我不想上课。“

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冻死他算了。“二公子果然好气量。自己替先生吃完不甚美味的食物,却牺牲宝贵的时间看先生塑雪人。”千辛万苦堆完一个还看的入眼的雪人,司马懿看着倚在门边吃饱正喝热茶的曹丕,咬牙道。

“先生不必感激。”曹丕走下来,一把拉过司马懿的手,他的手出人意料的暖 。“为了可以让先生感受到温暖,我可是牺牲了很多跟先生一起玩雪的机会呢。”施以彻骨的寒冷,所以之后哪怕只是一点烛光也会令人感激涕零吧。

雪又开始下。落到曹丕梳得整齐的发上,司马懿差点觉得他们已一起白了头。司马懿的眼前突然一片模糊——一片雪花落到了他的睫毛上。世界瞬间朦胧,只闻得一阵幽幽香气。司马懿敏锐地感觉到有雪花落到了额头上。

但,谁有知道那到底是不是雪花呢。许多年后的司马懿依旧觉得庆幸,那时的他没有伸手去拂,在朦胧的感知里曾存有一个画面,仿佛白头。

                                                            ——白头


评论(3)
热度(8)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