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十四)

司马懿看着院子里正在练剑的曹丕,看得出神。虽是数九隆冬,曹丕却只穿了一身内衫,素白锦缎。他只松松将头发挽成一个髻,用一根玉簪簪住,发尾随着他的动作飞起。只见他将一把剑舞得风生水起,动作流畅漂亮又不失力道。他舞了许多时,风声越发紧,就连穿着锦裘的司马懿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先生。”曹丕似乎感受到了有人在看着他,转身看着司马懿,扯出一个笑容,已是汗如雨下。司马懿看着曹丕白皙的两腮上两抹绛红,温柔的眼里一片水汽,也不由得低了头。“去梳洗梳洗,我不喜欢给衣衫不整的人上课。”说完快步走开。

司马懿正在百无聊赖地翻阅曹丕书房里的书,曹丕就破门而入。“先生就开始吧。”曹丕进来时已是衣冠端正,又穿上了一身华服。“嗯。”司马懿低声应道。他翻开一本《素书》,也不启眼看曹丕,“今天讲黄石公的《素书》······”意识到没人应声,司马懿又抬头去看对方,却发现曹丕正看着窗外。

“四公子又在宴宾客啊。”不用看外面,司马懿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对比外面的欢声笑语,丝竹喧嚣,此时此刻的书房是如此冷清。

“无妨。”曹丕摇摇头,声音有些闷。但旋即又换上了一副含笑的面孔,“不会吵到先生上课的。”其实,他应该也是喜欢热闹的吧。一样的才气焕发,曹植可以肆无忌惮的结交名士,宴请宾客,挥金如土,高谈阔论;而他却只能小心翼翼的请到自己这一个先生,不敢生活稍有奢侈,不敢行为放荡,不敢肆意谈论天下文章,不敢随意······

“先生,以前不论我做什么,父亲总是那一副面孔。题目答得好,他只是嗯一声而已;做了什么出格的坏事,他也只是嗯一声而已,连责罚都没有。”曹丕突兀地说,一手摩挲着泛黄的书页。“自从大哥去后,父亲也变了。他总是问我一些关于天下形势、兵家用法的事情,如果我答不上来,他就用很冷的眼神盯着我,转身离去。”曹操的眼神司马懿记得,只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对他自己的儿子。

“之后,连母亲都不怎么给我做衣服了,都是父亲让人送来的。那些衣服都很好,可我还是不喜欢。我喜欢母亲给子建做的衣服。可母亲说,这样的衣服适合子建穿,因为子建是要去结交天下文人的,而我不行。”曹丕说着说着,眼底的笑意消失,一片氤氲。

“为什么不行,我也大抵知道。所以,我努力争取每一次随父亲出征的机会,努力寻找可能有用的谋士,努力想出最好的计策。努力成为父亲的继承人,成为母亲的保障。”曹丕抬起头,又那样笑着看着司马懿,眼里却一片悲凉:“所以先生,不要怪我之后步步为营,也不要怪我之后四处给其他人曾经与你的承诺。那不是我所愿意的,你不要生气啊。”

听曹丕说完这一切,司马懿早已呆了。良久,他才回过神来,嘟囔道:“你怎么这么麻烦,说好的一起看天下臣服呢,还这么婆婆妈妈。”曹丕闻言,也只是自嘲似的苦笑一下。

“不过,我答应你,不生气,不离开,就算有一天你没权,没身份,又变老变丑,我也勉强一下我自己,不离开。”反正我这么聪明。司马懿在心里补了这一句。

曹丕小心翼翼地从背后抱住司马懿,将下巴抵在司马懿的肩胛上。司马懿轻轻地叹了口气,“罢了。从今后我助你成大业,殚精竭虑,尽力而为。”

                                                                ——相知

评论(2)
热度(14)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