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十五)

“真吾儿妇也!”曹操看深深下拜的甄宓,赞叹道,身边兵士尽皆大笑,唯有曹丕脸色苍白。

“怎么了子桓?莫不是不满意?”曹操眯着眼笑问道,他已然醉了。曹丕闻言,瞬间换上一副欣喜的面孔:“夫人天生美貌,得之是子桓之幸。子桓不才,替父亲与袁将军清理残孽,得此佳眷。实是父亲大人庇荫小子。“甄宓也在旁帮腔道:“今日见公子与曹丞相一般无二,皆是天资夙成,英武过人。贱婢余生有靠,自是感激。”曹操听他二人如此说,更是放怀大笑,更兼身边诸将助兴起哄,阖府欢乐。只有郭嘉默默喝酒,愁眉不展

前一刻还是凄惨悲凉,这时却欢笑宴言。是袁府,也是甄宓。

曹丕看着眼前的甄宓,只见她冰肌玉肤,杏腮微红,杏仁眼含几分媚意,樱桃口衔些许春情。“贱婢有幸侍奉公子,实乃三生有幸。久闻公子少年英雄,文韬武略,今日得见,果真非虚。”甄宓低着头,娇声低语,十足小女儿情态。曹丕点了点头,却突然倾身上来,吻上甄宓。

屋内春色满园,屋外清冷月色下,却有人噙着冷笑:“所谓长久相伴,也不过如此!”言语如刀。

“公子新得佳眷,我辈赶来庆贺,莫怪见迟!”荀彧笑得温和。曹丕也答礼到:“感谢荀大人挂念。怎么荀大人不用去见父亲?”荀彧又自将拿起一杯茶,“今冀州已平,邺城已下,一应事务,自有旧人打理。我们无非接几个自己人过来安插罢了。”曹丕听如此说,顺口问道:“不知大人选了谁来?”荀彧别有深意的看着曹丕,而曹丕见他这样看时,也雷打不动,报之以笑容,“尊师司马懿。”曹丕依旧静静的笑着,不作言语。

而此时司马懿正在邺城的府衙里听下人报告账目,好生烦闷。“行了,你且写下来,晚间我会自看。”那军卒也只好喏喏退下。这厢司马懿正在百无聊赖,却不意有军卒来报:“门外有故人求见。”

                                               ——变故(上)

评论(2)
热度(7)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