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十六)

故人?司马懿心下正存疑惑,方要请他进来时,荀彧却早已一脚踏进门来。呵呵笑道:“仲达十分清闲!”司马懿见此,也只好起身答礼道:“哪里,只是一些清点账目的小事罢了。哪里抵得上文若在曹公军前繁忙。”一边递眼色给士卒。荀彧也不很在意,立住了身四处打量。司马懿也自顾自的统计账目。

“对于二公子纳新夫人的事,不知仲达可有耳闻?”荀彧转过头,装作无意的问道。司马懿只略略停顿了一下手中的笔,旋即又奋笔疾书。“未曾听闻。今日听荀大人这样说,当真是个好消息。”“怎么个好法?”荀彧顿时玩心大起。司马懿依旧低着头,“像这种天作之合、郎才女貌之类的客套话,想必荀大人也听厌了吧。”突然司马懿抬起头,眼神里有几许不可察觉的讽刺,“不过横竖只是他人好事,我们也不必太过留意。”说完,定定的看着荀彧,带些痞气地笑。

荀彧倒是第一次见司马懿这略带几分撩拨意味的笑。只见他眉如寒剑,两眼如宝石般流光潋滟,鼻梁挺直,薄唇微抿,调情般歪向一边。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因不知什么缘由蒙上一层红晕。

荀彧不自然的咳了咳:“嗯,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哦。”不及他说完,就有人高声打趣:“怎么我一来,文若就走了?想必是偷看谁家好儿郎怕被我发现咯?”闻着浓郁的酒气,荀彧微怒道:“说你几回了怎么还不改!”郭嘉呵呵笑着,凑近了荀彧:“只怕文若不来管。”又转身向司马懿道:“仲达,这酒可香了,可香过文若身上的熏香呢,不试一试?”

司马懿知道郭嘉在调笑,也不理睬他,自顾自的整理账目。郭嘉见司马懿有事务要忙,回身拉了荀彧袖子道:“走吧,文若。人家可忙着呢。”荀彧没法子,只能随着郭嘉的步伐,无奈的走出。

司马懿见他二人去得远了,才搁下手中的笔,轻轻按揉着太阳穴。看去自己写下的统计时,已全然没个章法。

真的是,怎么会为这种小事耽误自己的事情。司马懿摇着头,却是还总觉得心里有一簇若有若无的火苗在烧。突然间就产生了不想呆在这里的想法,不是前段时间才和那个人说不离开的吗?想起那个人,似乎火苗烧的更厉害了。

该死。司马懿这样想着。一边顺手去桌上想拿杯茶。谁料却摸到一个信封。他不经意的瞥一眼,想来应该是刚刚那位故人留下来的。司马懿索性动手拆开,看内容时,却不由得大惊失色。

双劫。能避则避,不避则孽,凶险。

                                                                      ——变故(中)

评论(2)
热度(6)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