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十七)

“来人!”司马懿不禁失声。马上就有一个士卒上前答话。“刚刚那个人呢?”司马懿紧紧盯着他。那士卒似乎也被吓到了,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回家了·······城西·····”

司马懿瞬间冲出营门,顺手拉了匹马,翻身骑上,一骑绝尘。自然,他觉察不到在暗处的那道目光。

等冲出一段路程,司马懿才想到自己并不知道具体目的地。这样贸贸然的出来着实冲动了。可那是先生的笔迹,绝不会错。

正思索间,司马懿也不由得放慢了速度。“吁----"马突如其来的受惊使司马懿差点一个趔趄摔下马去。司马懿定神看去时,只见两道平静如水的目光,在夜色里隐隐生辉。

“先生坐。”司马懿尊敬地将司马徽扶到上首。“不知先生此番来,有何见教。”司马懿垂了首,恭敬地问道,但却迟迟没有回复。司马徽过了良久,才缓缓睁开眼。“仲达,你看我如何?”司马懿听见司马徽越发苍老的声音,斟酌许久,“先生似乎,又沧桑了许多。”

司马徽摇摇头,喃喃地念道:“罢了,罢了。”突然间他停下来,依旧沉静的说道:“你和奉孝都是我的学生。我不愿看着你们因为心中的牵绊而赔上自己。然而我却没多少日子了。你去吧,只不过记得······“突然间他就停住了。司马懿再想追问时,司马徽却已发出了沉沉的鼾声。

罢了。南阳到许昌,先生或许也累了。司马懿想到这里,起身退下。只是心中的疑雾仍未消散半分,反倒更加扑朔迷离起来。司马懿未曾回神,也便未曾看到,在他身后那盏突然熄灭的乌背鸡灯。

回到营帐时,已是夜深。邺城不是许昌,虽说司马懿将要在这里担任一定时间的长官,到底居住的地方还是没有安排下来,只得在军营里将就。不过曹操应该还会有后续的动作,想来这里也不是个长久之处。

真是麻烦。司马懿这么想着,就打算解衣入寝。突然司马懿感觉到背后一阵冷风——他的感觉一向敏锐。

司马懿转过头,却正对上了曹丕泛着些许红的脸。出于一些司马懿自己都不懂的微妙心理,他并没有立马穿上外衫,就这么与曹丕对视着,他不过来,他亦不过去。曹丕突然极勉强地一笑:“先生,好久不见。”司马懿也回了一个恰如其分的微笑道:“也没有很久。”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该说些什么呢,讲曹操的丰功伟绩吗,袁绍的失败原因吗,还是该恭喜他纳了甄宓呢?

不过到底没有说。看着曹丕的脸,司马懿便觉得他们之间隔了段烟雾。这段烟雾,不远不近,恰好可以使他看清曹丕的脸,但也仅止于此。中间似乎又闪过很多东西,官渡的火,曹操猜忌的眼神,郭嘉不可言明的哀伤,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甄宓,以及······

“先生,是还记得的吧?”曹丕眯着眼问道。虽然不知道曹丕指的是什么,但司马懿就是想问答:“是。”这样,或许他们就会有默契一点吧。

真的是。司马懿突然回过神。怎么可以这么婆婆妈妈。“二公子有事吗?”他假装不动声色。

“没有。”曹丕摇摇头。又那样清冷的笑道:“只是想想看看先生罢了。”

原来世间最温柔的事,无非看你一眼时,百忧皆忘。

原来世间最残酷的事,不过你我休戚相关,至死不放。

                                                                      ——变故(下)

题外话:感觉故事情节有点单薄,还有点少女心·····或许应该大改?


评论
热度(6)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