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二十)

夜色浓重,司马懿正在点烛处理着一些账目的比较。真是恼人。司马懿过了许久,才放下手中的笔,修长洁白的手指不自觉地抚上额头。“哥哥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习惯?”司马孚不算高的语调传进来。司马懿暗自叹了口气,只自顾自的发呆,装作认真地在处理账目。

“啊,哥哥真的是不仔细呢。连这种机密的东西都可以随便放着呢。”司马孚拎起一卷账本,故意放大了声音。”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就算哥哥不满只做这种小事情,也好歹收敛一下吧?“是个苗子。司马懿这样想着,口里也只是含糊应付。一抬眼,正对上司马孚的眼。十二三岁的小孩子,眼底却一片通透。什么时候,你看得懂我了呢?又什么时候,你的目光变得这样悲天悯人?念及此,司马懿的心底漫上一种心慌。

很久很久之后,在所有人都死去之后,不知道白发苍苍的司马孚看着曹奂远去的朱辇,会不会想起自己当年的这个眼神。

当然,这个时候的他们,谁都不知道以后的世事沧桑,人心疏离。

又过去了很久。司马孚已经走了,司马懿好容易觉得心底的心慌退下去,就再一次抚上自己的眉头。这个动作,又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呢?

心底又是一片意马心猿。想起曹丕在桃花树下写诗的样子,他一字一句斟酌,却又偶尔酣畅淋漓下笔的时候。曹丕在他面前,穿着清白的素衫,皱着眉头询问自己见解,眼眸里一片真诚的时候。星月明朗的秋夜,曹丕站在他面前,缓缓吟诗的样子。以及,那些飘着雪,温柔得几乎醉倒的日子。

纵使你是我的一年四季。

司马懿叹了口气。强迫自己移回思绪到面前的账本上,然而心下一乱,那些字句,只是看不进去。他瞬时觉得手足无措,只好呆呆的坐在那里,什么也不想,纵使这样,也难以心定。

“仲达······”混着轻微的呢喃,荀彧微醺着进来了。文若!”司马懿来不及披衣,就站起来迎接荀彧。他急忙扶过荀彧,几乎是在碰到荀彧的身子的一瞬间,荀彧就倒在了他怀里。

到底是碰到了怎样的事情,平日里端庄老成,为人总是谦恭有礼却又透着疏远的荀彧,会这么失态,这么无助。

“奉孝出发了······仲达···”司马懿能感觉到荀彧在他的肩膀上痛哭。“说好不会再抛下我一个人的,居然又走了。”荀彧身上常年的药香和新鲜的酒香交织在一起,司马懿几乎要醉。“好了好了,他们也是有考虑的吧。”司马懿也慌了,只能想出这么单薄的话来安慰他。

“知道为什么我会来找你吗?”荀彧抬起头,看着司马懿。虽然荀彧已是四十左右,却依旧惊才绝艳,只是鬓边略微沾了些风霜。而那双温柔的眼里,此刻却开满了颓废的花。“只是因为我觉得,迟早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啊·····”

虽说不懂荀彧说的意思——亦或是不想懂,司马懿仍哄了他许久。眼见的荀彧渐渐安静,司马懿正想扶荀彧休息,一张字绢就从荀彧的手里滑出。

先生。山有木兮木有枝,不知下句。很熟悉的字迹,很不熟悉的语气。

司马懿极力稳下心神,感受到那团火苗的蓬勃,几乎失神。

感觉到自己复杂的心绪,司马在心里狠狠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在想什么!这样子的你,跟那些愚蠢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让我死,然后成为你的妻。”启华郡主突然从身后冒出来。

“什么?”司马懿将荀彧扶到床上,快步走到启华面前。只见启华笑得满脸是泪:“这不是最好的吗,你可以,我也可以,安稳一世·····佳偶天成·····”平日里镇定的启华突然语无伦次,哭的天塌地陷。

司马懿不想问她什么。

安稳一世。不必再为那团火苗困恼,一心一意为自己的打算铺路。

佳偶天成。至于和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好。从今后,你便是我的妻子,春华。”

很多年后,张春华一个人坐在豪华的晋王府里,想起很多年前司马懿的这句话。依旧像她还年轻的时候那样,笑得满脸是泪。

                                                                           ——曾有斯人

噫,自己定好的郭荀依旧没上·······但是上帝视角倒是用得越来越顺了呢~~







评论
热度(14)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