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二十一)·【郭荀番外·多视角】

一往情深·好风光【荀攸视角】

祭酒大人死了。

当我直视着文若的眼睛,尽我最大的努力用最冷静的声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以为下一刻的他会怀疑,会流泪,会怅然有所失,会生不如死,至少,会流露出一丝丝的迷茫。

但都没有。他只是依旧那般镇定的点头应了一声,面不改色,又附上了几句寒暄,又那样含着笑走上前去,迎接主公。

或许对于郭嘉的死,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郭嘉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普通的同僚。但是,谁信呢。连最希望是这样的我,都不信。

他小的时候就那么安静老成。衣服穿得一丝不苟,坐姿端端正正,念书字正腔圆。我看着他逐渐长大,看着他越发清俊的容颜,看着他眼底越来越张扬的意气。我记得他提起笔,凝神写注释的样子。我记得他偶尔问天下形势、治国之道时的神采奕奕。我还记得他在某个香熏风暖的夜里与我同寝时在我耳边的呓语。

我记得那些他和我相依相伴的日子。

假如不是郭嘉。

在某个夏日的午后,我尚在担心出门去的文若为什么还没回来,在府门口来回张望,就远远看着他跟在郭嘉的身后,一路趔趄。

他扯着郭嘉的袖子,笑得满脸绯红,平日里白白净净的面皮上沾上了几抹黄泥。波澜不惊的眼眸里沾了些别的颜色——那曾是我多想看到却从未看到的颜色。原来每当他遇到郭嘉,衣衫可以不正,仪表可以不端,神情可以不肃。

郭嘉可以那样潇洒自如的牵过他的手,那样自然的扯过他的肩膀。彻夜长谈,竟日欢歌的文若,只属于他。

如今他死了。文若却只是没有反应。与他,与我,皆是淡然。

如今我成了主公的第一谋士,却与你少了许多碰面的机会。但或许有,你也不会与我说的吧?

你该跟谁说呢?


一往情深·莫轻狂【曹操视角】

奉孝死了。

“公达刚刚和我说过了。”文若还是那样笑着,温良谦恭。“恭喜主公征得蛮夷。”他行了礼,低下他一向不轻易低下的头,行了他最不想行的九叩大礼。

随后,三军跟着他一起——“恭喜主公征得蛮夷。”这一句句的主公,叫得真是顺口。

我曾经以为我拥有他。他第一次来见我的时候,我着实欣喜。当时的我,兵权不大,将士不多,名誉轻微。他荀彧作为世代诗书簪缨之族,可以离开袁绍那样的四世三公,转而投奔境况拮据的我,未曾见面,便是欣喜。何况他还是那样一个人,温润如玉,仪态万方。可眼中的锋芒不逊于当初的我。一席长谈,“堪当高祖遇子房。”我相信他听得懂我话里的意思。

我曾经以为我拥有郭嘉。当他引来郭嘉的时候,我不禁诧异,而且惊艳。说他们两个是好友,却又看不出相同的地方。郭嘉不拘小节,出口成章,口若悬河,字字珠玑。而他恪守礼节,话语温吞,话虽不多却总能切中要害。

之后我们几乎默契的形成了一套默契,我和郭嘉上前线指挥军情,拼谋略,拼胆量,而他在后方,统筹全部。我一直以为这很好,直至我从荀攸口中知道他们的那些轻狂。

原来他来这里,仅是为了他。我对他们而言,只是个好主公而已。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诸雄未除,天下未定,尚有多少厮杀。

不过,子桓和司马懿,确实不该重蹈覆辙。


评论(1)
热度(16)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