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谈美·曹二少的至(hu)理(shuo)箴(ba)言(dao)

借以此文宣泄一下对每考必培根的怨念。老师您看这就是我对这篇文章的批注~~

作者简介:曹·格瑞普·丕,出身于一代世家,家门显赫,自小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比如曹氏哔—-十八式)。自小便文韬武略,撩的一手好汉(比如司马懿)。天资聪颖,怎奈父亲死后作为继室所生的小儿子并未继承到半点权利(并不),个人不甘落后发愤图强(曹某人自语:仲达那么能吃不努力行么?),最终当选为曹氏集团大当家(似乎有点不对)。但生性自由散漫且才气焕发的他并不愿意失身于权力的泥沼之中,所以以格瑞普·丕的笔名开始行走江湖。自代表作《燕歌行》发表以来,就一跃成为中老年妇女闺中少妇的偶像,是曹魏文坛上一颗冉冉升起亮度仅次于:七步小天使、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酒的葬礼等等的新星。

PS:据某司马姓男子透露曹·格瑞普·丕常在半夜惊醒称,自己被老爹托梦要求介绍少妇。由于次数过于频繁,该男子欲与另一复姓男子去某乡村度假,由此曹·格瑞普·丕产生了写这篇文章的不良动机。


     德行如同宝石一般,在朴(lian)素(zhang)背(de)景(chou)的衬托下更加美丽。同样,一个打扮并不华贵却端庄高雅而有美德的人是令人肃然起敬的(比如贤惠的荀小妈)。美貌的人并不是完人。因为造物是吝啬的,不会把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所以有许多人,他们容颜俊秀却一无作为,因为过于追求外形美而放弃了内在美。(比如诸葛亮)但也不尽然是这样,诸如我、我家仲达、我、我家仲达,又是美男子。仔细探寻的话,形体之美(比如仲达)要胜于颜色之美,而优雅行为之美(没有东西又胜于形体之美。

   最高的美是画家所无法表现的,不能被直观的描绘出来。这是一种奇妙的美。曾经有两位画家——诸葛亮和诸葛村夫天真的认为,可以按照几何比例,或者通过摄取不同人身上最美的特点,用画合成一张最完美的人像。但这样就能描绘出最高的美吗?其实这样画出来的美人(孙二谋你注意有人觊觎你嫂子),大概只有画家本人会喜欢。我并不否认有的画像可以十分美丽,但终究是达不到极致的——就如同名曲的诞生并不是靠模仿、拼凑来完成的一样。美是没有固定套路的,创造它的常常是机遇,而不是公式。有许多脸型,单看脸上某一部分可能并不优美,但作为整体却非常动人(比如仲达在哔——的时候)。

有些老人显得很可爱(比如老去之后的仲达,可惜我看不到),他们因为作风优雅而美。拉丁谚语说过:“伫立晚秋,尽享秋色。

  有的年轻人具有美貌,却由于缺乏优美的修养而不配得到赞美(比如诸葛亮)。美犹如盛夏的水果,是容易腐烂而难保持的。世上有许多美人,他们青春时放荡无度,晚年时却羞愧难当(比如诸葛亮)。因此,把美的形貌(我)与美的德行(仲达)结合起来吧,让美放射出真正的光辉。   

评论(4)
热度(37)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