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休戚相关(二十三)

不要问我为什么老是写下雪。因为真的太。热。了。大包邮区的中央真的热疯了好吗!!


“先生近来可好?”

“嗯。”司马懿低着头,不知为何,他没由来的有些心慌。

沉默不语。“先生这杯茶已经端了很久了。不知到底是喝,还是不喝?”突兀的传来微微带笑意的声音。司马懿依旧低头,只是不自觉的嘬了一口茶水。

冰的可以。“如果冰的话,先生就不要喝了吧。再续一杯就是。”又是这该死的默契。司马懿暗暗有些生气。

“先生不嫌这里太热了?”他的声音混在暖融融的空气里,有点恍惚缥缈不太真实,竟使司马懿有种灵魂飘离的感觉。

“世子刚从冀州回来,风波劳苦,心里难静,也不出意外。“司马懿声音喃喃,语无伦次。

“先生你看,又下雪了。”冷气忽的刺进来,司马懿的神志似乎又回来了些。曹丕一回头,如画的眉目携了几分凛冽,眼中的复杂情绪瞬间遏制住了司马懿的意马心猿。“我想知道,先生为什么拒绝。”

“拒绝什么?”司马懿找回了久违的沉着,面带微笑。“我是不愿为曹氏效命,不愿让河内温司马家落上一个背君叛国的名声。”司马懿定定的笑着,希望在曹丕眼里看到愤怒。

“我以为是什么。先生,莫非你能说现今天下,有几人不是在觊觎这天子之位?又有几人是堂堂正正的在为君效命?生逢乱世,若有人愿忠君守国,便会有人创功立业。况且,黎民百姓深受荼毒,  北方三州汉文帝时人口竟是如今的七倍!先生,你说,若无强者来终结这一切,家国荒芜,人民受苦,便是所谓的忠心耿耿吗?这忠的是君主,而非天下苍生。“

曹丕因情绪激动,面容都涨得有些红。“那么,是否天下所有的有识之士都应当效忠于你曹氏?你敢说,这又不是专制?”

“先生,之前我总想着征战天下,万民臣服,可当我看到子孝哥屠城的时候,其实,功业也没那么重要的吧?”

“你还在逃避。”司马懿冷冷吐出一句。

“今日唐突了。”曹丕瞬的静下了,又那样温良的一笑。司马懿又恍了神。

山有木兮木有枝。

                                                                       ——乱我心神

评论
热度(7)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