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病·镜【小清(jing)新(song)】

夏日消暑小清新向。(不写点小清新我真的会被热疯。40·C的热情很难懂。)

1.枯瘦的指尖颤抖着抚过相片里那人的每一寸容颜,往日的调笑,欢爱,深情,似乎都像这张照片一样被封存在这个小小的相框里,栩栩如生却有死气沉沉。

“仲达·····”曹丕不自觉地流下泪来。“你会回来吗?”语气呢喃,带着些颓废。空调的声音依旧不管不顾地响着,似乎在嘲笑曹丕的痴妄,又似乎在讥讽那满床的狼藉。

“你会不会讨厌这样的我?”你会不会讨厌看着我,和别人欢好?这样自私,虚伪,薄情的我啊。“你在的吧,仲达,你在的吧?!”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曹丕突然疯魔了一般,在室内到处翻寻,手脚都因激动而急促的伸缩,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对,你会在的,会在的。”

“你背叛的不是我,是你自己啊。”一句轻飘飘的话掠过。“咚——”卫生间里传来沉闷的倾倒声。

2.“哥,你有没有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曹植缩在被窝里,禁不住颤抖着声音。曹丕嗓音喑哑,”怎么,勾搭人夫,有罪恶感?“说完,眯起眼看着曹植,目光涣散,颓靡。

“不,不是的。”曹植由于曹丕手臂的束缚,只能小幅度的摇摇头,揉乱一头柔软的黑发。曹丕又紧了紧勾住他肩膀的手臂,曹植不知是出于配合还是真的害怕,环紧了曹丕的腰。“怎么了,又挑逗我啊?”曹丕靠近曹植的耳垂,沙哑着。

曹丕情爱后的身体滚烫,嘴里呼出的热气也让曹植差点又起了反应。可是那把刀,会随时出现啊。冰冷的刀刃就顶在后背,顺着后颈,沿着脊椎,流连在整个后背。或许刀的主人还有着一双冰冷的眼,眼里充斥着嫉妒,愤怒,嘲讽,那把刀会随时割破后背的皮肉——“植,你今天怎么这么热情,格外敏感。”曹丕带着喘息,熟悉的重量却让曹植觉得随时有一把冰冷的刀刺破他们的身体。

或许,曹丕会在接吻的时候喂下毒药?或许,会有人突然闯进来,不动声色地刺死他们,还是,现在这个正与自己欢爱的人,会突然起身,和复活的司马懿一起,笑着,一刀刀,剜下自己的肉。猛然间,曹丕看到那面映出他们欢爱影像的镜子。

“哥,我去洗澡。”

3.夜色浓重,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司马懿一个人侧身躲在窗帘里。他和曹丕同居已经整整五年了。曹丕对他的感情也逐渐变得淡了,尽管他嘴上不说,但司马懿也还是能从他的日渐晚归感觉得出来。还是要这样成为他人的累赘吗?司马懿冷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容惊恐,脸色苍白。

他走进浴室。司马懿拉开灯,明亮的光线使司马懿不由得眯了眯眼睛。光线聚集到面前的镜子上,恍惚中司马懿似乎看到了两个人在欢爱,一张同样惊恐的面容清晰地映射出来。

司马懿蓦地笑了,面对着镜子里自己温和的笑颜,回想着曹丕昨天晚上在耳边的温柔,一点一滴,自己的手腕上勾绘出了绚丽的花。

4.他们都说诸葛亮是个疯子。自从看见隔壁司马懿的尸体后,就疯得更厉害了。

诸葛亮的宝贝是一片镜子的碎片。别人问他这是什么,他总是诡异的一笑。“在每个我想他的晚上,我最爱的人都会画好很好看的花,从镜子里出来见我呢。”

疯子疯子,还是个痴情变态的疯子。曹植和曹丕偶尔一起出门的时候,看见诸葛亮大开的门里诸葛亮灿然的微笑,也只会急匆匆的走开。

自杀,情杀,偷情,在疯子的世界里,疯的都是正常人。

诸葛亮进了精神病院后,都没见过那片镜子,精神病人的东西,谁敢碰呢?

况且,还是看得见东西的镜子哦。

The end。

猜猜他们各有什么病?


评论(4)
热度(26)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