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策瑜相关·北风行【歌舞音乐部出产】

BGM链接:http://player.kuwo.cn/MUSIC/MUSIC_3244835

当时拭剑扬眉 曾约知己征战付吴钩/

“喂,公瑾。”周瑜看着眼前这个眉眼清冷的少年。“怎么了?”周瑜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孙策摸着手中的戟,“如果你不愿去洛阳,便是告别;你若愿去洛阳,便是约架。”周瑜看着他眼中正在腾跃的火焰,轻声一笑。

当时临岸当风 亦曾祭奠英杰洒烈酒 /

建安十三年冬。周瑜面对着满江飘扬着曹字旗的战船,目光如练。

寒意逼人,却只是南方惯有的湿冷。“斟酒来。”他启唇。接过酒,他死死凝视着酒杯。

我东吴存亡,全在此一战。我周瑜一世痴妄,全在此一役。愿天佑我 ,故人佑我,不负英魂。

一道酒,水纹起。二道酒,旌旗动。三道酒,战袍扬。

“点火!”周瑜转过身,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刹那间火光漫天,六军尽发。

当时登临高楼 更将栏杆拍遍望神州/

“公瑾,你看这江南景色。”年少将军一袭红衣,倚着高楼栏杆。“风光甚好。”白衣公子低头浅酌一口薄酒,“莫非你意不过看这江南风景?”

“知我者,公瑾也!”那人爽朗大笑,拍案而起,风吹起那人衣袂。

清秋 恰若当时少年游 /

伯符,定不负你相知之意。

一同赴边陲 两处征战各 连营灯不辍 无人共此歌 /

周瑜营帐,灯火幽微。不知伯符征刘繇战况如何。他这样想着,眼角不经意瞥到在角落里蒙了些尘埃的琴。呵,想到那个家伙啊,就想笑。“公瑾既然跟了我,就决没有叫公瑾放弃自己爱好的道理。”然后硬是给自己从老家带回了这把琴。只是,而今分别两地,又叫我弹琴给谁听呢?

千万征人过 有一纸平安报不得 故人应似我 枕戈待旦意磅礴 /

"叔父的计谋果然极好。“孙策倚在床上,笑着称赞对面的叔父。”哪里。“孙静一挥手,目光熠熠生辉。”不过可怜那些征兵。“孙策忽的这样说。”将军,出战吧!“太史慈闯进来,一样的精神烁烁。孙策看了眼营帐外,抓过手边的戟,笑得意气风发。”今夜端了刘繇!“

旗连风萧萧 风卷战歌尽孤霄 别去云天高 救边涉远道/

“战况如何?”周瑜问将士道。其实不用问,听军歌雄壮,他也便知道此战大捷。
兵甲代青袍 昔梦里金戈成今朝 /

孙策,我们曾约好的天下之战,今日成真。

马踏惊尘嚣 尘嚣犹扰扰 /

“听说咱们东吴的军队大捷!”“是啊是啊,全赖咱们周大都督呢!”一时间,随着前方战线派来的传令官频传捷报,建康城内皆如此说。
大雪满弓刀 雪下白骨眠霜草 丹心天地照 不随冰霜消 /                                  孙策墓前。有一人红色衣袍,形容憔悴。又值大雪纷飞,一片银装素裹中映得他好生单薄。“你可曾看见么,伯符?”他瘦长的指节握紧一旁的长矛,“孙策,你可看得见么?!”                                                               

纸上字寥寥 悲歌未成不及离人悼 /                                                               

 孙权看着桌上从巴丘带来的,还带着那人气息的书信。周瑜啊,什么时候,你给我的书信里,什么时候只剩下了家国大义?让我连悼念,都无法悼念,我的公瑾哥。

洒酒祭知交 知交意昭昭/                                                                            自你亡后,谁携酒看故人,谁含泪又上坟。

君遗物虽已锈 仍将意气传身后/                                                              

"今吴侯新丧,曹贼虎视我江东久矣。六郡正在危急之时 ,瑜请主公且忘小丧,以大局为重,登吴侯之位,掌江东大权!“周瑜低头,在大殿上说的铿锵。”请主公继位!“身后群臣。伯符,我定当秉你遗志,守我江东。       周瑜暗自重复着这句话,看着军容肃穆的鄱阳水军,手中紧握着那把长剑。

莫相问凄凉否 为有生死一诺尚怀袖/
"夫君······“小乔守在周瑜床前,梨花带雨。周瑜缓缓伸出手来,想拂去小乔脸上泪痕,然而终究是无力,只好将苍白瘦弱的手垂下。

“伯符,伯符。”恍惚间周瑜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笑得张扬的少年。他在舒城的桃花下,含着笑伸出手来,暖融融的阳光撒了他一脸。“我没有违背我们的诺言啊。”周瑜听到自己的声音。“我知道的。”周瑜接过他的手。“我至死都没有忘。”周瑜觉得自己有些委屈,被他拥在怀抱里,甚至带了些哭腔。
生当执剑横秋/                                                                                         

 你永远不知我抱着你的剑过了多少个只有我的日夜。

死亦不负白骨满垅头 /                                                                              

孙策,一将功成万骨枯。可为了你,我愿意被下到十八层地狱,哪怕是像作融诅咒那样的地狱 。

魂守 泉下丹心再相剖 /
要等我啊,长路漫漫。十年的路途,十年的孤独,你怎么忍心再让我熬一回。下一世,所谓天下,所谓功名,都与你我无关。下一世,再交心,再为知己,生生世世,相守不息。

月涌江流 独上归舟 
风停云收 几度春秋 。

公元280年,东吴灭亡,三分归晋。

本来想写燃向策瑜,最后还是崩了。so  sad

评论(2)
热度(6)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