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在校期间不许谈恋爱。(2)

“曹丕啊曹丕,都高三了,你再这样下去,未来怎么办,啊,前途怎么办,啊!你不要低着头····”

曹丕摇摇头,低声说:“荀主任,校长走过去了。”

荀攸瞬间住了口,但仍有一点尾音绕着。他端起水杯,眉宇间一派平静。“二少,你真打算日子就这么混着?”他漫不经心地问一句。

曹丕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们家的规矩主任你又不是不知道。再混也混不了几年了好吧。”荀攸想说些什么,但到底还是住了口。转过身从抽屉里拎出一袋文件,“你看看吧,那个司马懿。”

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曹丕倒有了些兴趣。不过才看了开头,曹丕的脸色就有些变了。

“我去,说好的让我好好浪几年呢?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美人,就这么糟蹋我的少男心啊。“曹丕揉揉太阳穴,故作可怜兮兮地盯着荀攸。

荀攸瞥了他一眼,依旧波澜不惊“收起你那泛滥的少男心吧。你前几年作死找来的那个笔友,怎么最近都没怎么给你写信了?”

“可能是老爹为了防止我早恋吧。”话没说完,曹丕已是自顾自地走出门外。

“子桓啊,最近爹可能是真的老了。”面对一脸沧桑的曹老板,曹二少也不禁泪流满面:“不,爹,没有这回事,在儿子的心里,您永远是最棒的爹。哪怕,从今后丕儿再也吃不上大葡萄,啃不上大甘蔗,您也是丕儿心中最棒的最好的,爹!”

言毕,父子二人抱头痛哭——怎么可能。

“不过讲真啊,如果丕儿你真的不愿意留在这里的话,你就真的只能终身吃酸葡萄、烂甘蔗了。”曹总一脸严肃,“而且女票被抢,男票被上,孤孤单单吃狗粮啊。”

曹丕做了个打断的手势,“得了,爹,我从了。”曹总满意一笑,笑得嘴边的胡子都抖啊抖,十分的猥琐啊呸,成熟。

“小心司马懿。”曹操突然语调冷了下来。“如果碰到什么事情的话,就找文若吧。如果奉孝愿意的话。”

曹操走后,曹丕毫不顾忌的瘫在小公寓四处堆放着杂物的地板上。“司马懿,司马懿·····”曹丕念着这个名字,荀攸和老爹都提起的人,到底有多大本领呢?

监视屏前的司马懿笑得暧昧。

评论
热度(16)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