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在校期间不许谈恋爱。(4)

实力撩。

曹丕和司马懿各自端正的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不发一言。

“还有多远?”曹丕终于耐不住性子,转过早已僵硬的脖子,装作不耐烦地问着司马懿。

语气慵懒的恰到好处,充满了一股发情期中霸道总裁的危险气息。曹丕又刻意扯了扯领口,一副浪子的模样。“哎呀,看来是有些人等不住了呢。”司马懿往窗边一靠,用手臂支着那张美得像在诱、奸的脸,目光里似乎透出了如滔滔江水般的仰慕之情【以上来自曹二少的个人揣测】。曹丕内心对于自己十分的满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又瞬间涨了回来。

“司机停下车谢谢。”司马懿初始时不答话,却突然叫司机停下车。“干嘛?”,保持大腿与脊背30°的角度,曹丕以精英人士式潇洒下车。

猛一回头,曹丕再次对上司马懿半含着笑意的眼眸,瞬间觉得自己的少男心又蓬勃了许多。

我未来的曹总裁岂有坐以待撩之理。“怎么,想诱拐良家子女?“


“这就是犯罪现场。”司马懿再一次靠近司马懿的鬓边,再次用温柔且嘶哑的语调,害的曹丕差点想在黑灯瞎火之下干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比如,先奸后杀?

于是,曹丕也轻轻的附到司马懿耳边:“喂,大晚上带高中生来这种地方,想干什么?“的确,这家酒吧和其他酒吧不同,店里面灯光昏沉,来去期间的人影也恍恍惚惚,轻的恍若幽灵。音乐放得却出奇的响,偶尔音乐的节奏强了,还会调情似的掠过几条大红大绿的灯光。

总而言之,这地方怎么看怎么适合发生一夜、情之类的事情。

曹丕嘬了一口酒,也不怎么咽,任凭一部分鲜红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还是,你想被人干什么?”曹丕的嗓音变得阴沉而富于诱惑,嘴边还新鲜的酒液就那么若有若无的黏上司马懿的脸。

“我不喜欢跟不干不净的人说话。”谁料对方反倒更往曹丕这近了一些,黑暗中曹丕恍惚觉得有什么冰凉却柔软的东西靠近了自己的嘴唇,留下一片湿润。

wow.曹二少暗暗赞叹一句,顺势搂住了司马的腰。

原来小心这个人,是要这么小心的啊。

不过,为美色所迷,情难自控。

先上后说。

这一向是曹丕的作风。

就在曹丕把司马懿按在沙发上,用牙齿解开司马衬衫的第一颗纽扣,周围除了音乐就只是司马的呼吸声的大好时刻,一句惊呼打破了这一切——

“你是甜到忧伤的葡萄王子?”

曹丕很不爽地抬头看去,熟悉黑暗之后的眼睛倒是可以依稀辨出来人的面容。曹丕眯了眯眼,“你是帅到想死的江东二帅?”

“卧槽!”发出一声惊呼后两人紧紧相拥。“兄弟啊我苦啊,我哥最近刚死了啊,从此后我就养一家老小不能和你high了啊。”眼见二帅刚见面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诉苦的苦13样,曹丕也安慰他说:“没事我哥也死了。”

“你别起来。”曹丕用手制止住了想坐起来的司马懿,“把扣子扣好了再起来。”我曹丕的男人怎么可以随便被别人看到呢,尤其是这种男人。


“他在打电话。”司马懿端着酒杯,再一次附到曹丕耳边,害的某少男差一点又为美色所迷。“他难道不是给自家媳妇打电话预防查岗?”看着孙权缩在墙角,不用看也知道的满脸谄媚的熊样,除了给那个叫陆逊的小屁孩打电话,还能给谁呢。

窃听这种事,曹二少一向不屑。

“嫂子啊,那个叫司马懿的果然和曹丕一起出现了。我哥的仇,咱有眉目了。"周瑜听着孙权严肃的语气,但依旧可以想象出孙权在电话那头装出的妻管严熊样。

司马懿。周瑜反复念着这个名字,最终还是拨了那个尘封已久的号码。



评论
热度(18)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