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在校期间不许谈恋爱。(6)

不忙。续上。

站在街上,看着夜色笼罩下的车水马龙,曹丕突然觉得有些慌。像是在茫茫世界中孤身一人,面对着种种人情百态。而偏偏这个世界大得不可思议,大的身处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冷眼旁观。

有个词叫人世难居。

曹丕回到学校时,教室的灯还亮着。

莫非司马懿骨子里还是个会在深夜批改作业连夜加班备课的好老师?想想着司马懿一脸真诚的给学生辅导功课的场景,曹丕只觉得有一道来自冰箱冷冻室的冷风吹啊吹啊吹啊吹。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看什么。学校里有wifi."司马某人默默把眼睛从手机屏幕前抬起来,貌似宅男。

“喂,那天去的酒吧挺好玩的,不再去一次?”曹丕试探性的问道。没想到司马懿依旧轻描淡写的回答他说:“行啊。你什么时候想去都行,只要报上我的名字,随你进。”“哦?”曹丕倒是产生了点兴趣。“你有什么·····”“酒吧这种地方,有钱都能进。”

曹丕越发觉得司马懿这个人不简单。

“那酒吧叫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太宰治。自由人,无赖派。

“打算什么时候坦白?司马二公子?”曹丕冷冷地问道。他突然有些恼怒,恼怒这个人,恼怒这间酒吧,一下就戳进他的内心。

“那您又打算什么时候坦白?”司马懿依旧静静的看着手机,“曹二少。没了您家的帮衬,孙策的事我也赚不到啊。”

曹丕看了司马懿很久,突然笑出声来。“好家伙。”司马懿诧异的看了曹丕一眼,眼神里满是对智障儿童的关爱。

啊,关爱智障,关爱儿童,人人有责。人人献出一点爱,世间将会变成——

“从了我吧。”曹丕略带戏谑地挑起司马懿的下巴。他看见司马懿那仿佛在对一个智障儿童表达人世间至善之美的关爱的眼神,挑了一下长眉。

“不信啊。”曹丕摩挲着司马懿光洁的下巴,作势就要吻上去。“我比你大三岁,并且我是男的。”司马懿眼神变得比陈年老冰棍还要冰,声音变得得比积存的老陈皮还要干涩。

“女大三,抱金砖。”曹丕伸出纤长的手指,又摸上了司马懿白的跟白糖棒冰的脸。

老奸贼。曹丕忍受着身上某个部位钻心的疼痛,对着司马懿高瘦的背影,默默的愤恨着。

小妖精。等疼痛稍微好点了,贼心不改的曹某人又开始惦记起某奸贼的细腰长腿,肤白貌美。

这种情况,很难搞啊。曹某人忧愁的目光好似滔滔地下水,看向远处司马懿所在的污水处理厂。

爹那时说啥来着?有事找文若是吧?



评论
热度(16)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