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在校期间不许谈恋爱。(9)

美好的同居生活。Do  you believe  me?

“咔哒。”曹丕轻车熟路地打开了门,挥过长腿脚尖就十分精准地碰到了墙上的开关。“请进。”曹丕回过神,一个标准的伸手礼。室内并不明亮的灯光从曹丕背后投射过来,映得他温柔却又深藏锋芒。

司马懿低头嗯了一下,算是回应。

“我家没沙发。”曹丕意简言赅的说明了一下自己小公寓的情况。刚想客套几句,司马懿就十分自然地躺在了地板上。曹丕看着他这个样子,也不由得一笑。

倒是难得有人和自己一样啊。

“你开灯的方式还真是独特。”司马懿惬意地眯上眼睛,感受着室内的柔和灯光。“当然。像我的出身,不时时刻刻练着身子,搞不好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曹丕装作无意的说着,一边揉着自己的头发。

“你不在意?”一贯的冷静,或是冷漠。

曹丕意外地沉默了一会,“不在意。”

司马懿这才勉强睁开眼看他。曹丕都分辨不出他到底是看曹丕还是仅仅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正如曹丕分辩不出他和自己同住的要求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别有所图。

司马懿浅浅的勾起了嘴角,不知道是终于有地方停留的微笑,还是尔虞我诈不过一场戏的讽刺。

曹丕也觉得有些尴尬,于是顺手捞过遥控器,按开了电视。曹丕正在暗暗嫌弃这所谓的晚间新闻全是一些正义大妈抓奸情,无耻大叔猥亵少女的破事,一条新闻就那么嚣张地跳了出来。

——某别墅区意外失火,大片高价值别墅被烧,所幸并无大规模人员伤亡。只有一名单身独居司马姓青年不幸身亡。据悉这位青年是国外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在我市建安中学代课······

“你死了?”曹丕有些不可思议的问司马懿。“嗯。怎么了?”司马懿漫不经心地看他一眼,好似他讲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江东那些人真狠。嘴上说着仁义道德为哥报仇,却做出这种破坏社会核心价值观的事情。”

曹丕一时间有些哑然。原来他有那么多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原来除了知道他叫司马懿之外,自己关于他,还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曹丕突然间了一种挫败感。

这么low的东西是我曹傲天会有的吗?

慢慢撩,不着急。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就可以嘿嘿嘿。

“我死了怎样!你是不是被资产主义的享乐腐败生活吃了大脑?这种愚蠢的问题也会来问我?还是你那肮脏的内心有了良心未泯的歉意?”司马懿刻意压低的怒斥把曹丕的思绪从天外拉了回来。

曹丕听见司马懿的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想必那手机也已经四分五裂。紧接着曹丕感觉到了司马懿的起身,很利落的一声响,瞬间屋里便黑了,突然间沉寂,寂得像死了一样。

窗外的夜空黑沉,夜空之下的城市繁忙,灯火辉煌,车水马龙。而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却一派荒芜。

除了怀疑与利益,颓废与色‘情,还有什么?

曹丕的手掌突然抚上司马懿的脸,“睡吧。我在。”

司马懿突然有了一种想要永远躲在曹丕为他披上的被子里面的冲动。所有的纷扰,所有的烦躁,所有糜烂的躲在阴影里的过去好像都随着曹丕的手安定下来,好像被暗沉沉温暖的夜包裹。



评论(1)
热度(19)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