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在校期间不许谈恋爱。(11)

啊不行水底play我写不来好渣。。。


司马懿其实不会水,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他憋了一口气,眼睛里难受的好像要流出泪来,。他生理性的把眼睛闭得紧紧的,感受着水的无孔不入,感受那种被裹的紧紧的窒息感,他尽力伸展手臂,尽力挥动长腿,好像一条突然忘记该怎么在海里存活的鱼。

逃不掉的,再怎么挣扎,都逃不掉的。只有无力的垂下,坠下,去向无底的深渊,没有呼吸,没有喜怒,躺在水底,睁开眼看着他们游来游去,看着他们坠落。

突然间他觉得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拉着自己往前倾去,勉励张开眼就隐约看得见曹丕的脊背。曹丕回过头来,面容在水的折射下变得有些扭曲。但脸白的出奇,黑色的头发像水藻一样摇来摆去。

司马懿有点想笑。

曹丕似乎朝他摇摇头,随后那股加在自己手臂上的力量又加剧了,司马懿只觉得身不由己。他不知道曹丕将带他去向哪里,但无计可施。

“哈。”司马懿感觉到异样的光的刺激和细细蒙蒙,随即一股清新冲入鼻腔,犹如醍醐灌顶,立地成佛。

“司马没事吧?”曹丕也大口喘着气,声音有些喑哑。随即他就地躺在司马懿旁边,喘息着说,“诶亚他们还往水里放枪,还好我会水,潜得久。”

司马懿没有回答,过了好久,才闷声笑着说:“是吗?怪不得我的脚上这么痛。”


坐在副驾驶的甄宓回过头来,艳丽脸庞上略带疑惑:“这位小哥是谁啊?”曹丕横躺在司马懿腿上,有气无力的嘟囔:“司马懿。我凯子”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最后这三个字,反正一时无话。

司马懿的脚踝还在流血。

“那这位开车的大哥是?”曹丕毕竟是从小练过的,过一会就恢复了,才打量起开车的男人。他上身藏青毛衣,发色乌黑,肤色不算白皙,但眉宇间存着一股戾气,声音却是意外地温和。“我吗?我叫甄服,服装的服。阿甄的哥哥。”

曹丕点头,看向一旁还在闭目养神的司马懿。只见他眉目平和,湿漉漉的头发很安顺的伏在额头上,一张本就美到病态的脸更是近乎苍白。湿透了的衬衫更是透出他肩胛骨的曲线。

这样就乖多了嘛。


“老板娘!”曹丕很没有风度在酒吧门口大呼,但可惜无人应声。肩上的司马懿摇摇欲坠,虚弱无力的很。正值初秋,偏偏那风还呼呼的吹上刚湿透的衣衫.",没人管司马懿和曹家二公子吗!“

“二楼请上。”


“好家伙。”司马懿刚醒来就碰上曹丕一句吐槽和一张痞里痞气的恶霸脸。不由得翻了个招牌白眼。

“我说呀,”司马懿翻过身,表示拒绝听他说,怎奈某人脸皮厚的实在可以。“我有个法子治张春华的病,你干不干,司马先生?”



评论
热度(15)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