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在校期间不许谈恋爱。(13)

曹丕看着司马懿率性套上风衣,动作娴熟的整了整领子,面不改色,美艳如刀,好似用毒药洗过的匕首,尚未出鞘却寒光阵阵,泛着危险却诱惑的光。

这以后得是我在上面还是他在上面?

曹二少不禁担忧起来,却遭到某人一个完美的全方位无死角的白眼:“又在想什么,曹二少?”看着镜子里两人完美的站位,曹丕情不自禁的往前一步,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手围在那人腰间,看着自己的笑脸搭在那人肩上,隔着厚厚的衣物曹丕感受不到司马懿的温度,却意外地感到安心。

然而他却忘记抬头看司马脸上难以名状的嘲讽表情。

你这样和他还真是像呢。


看着荀彧低头的样子,曹丕终于明白为何自家老爹会对他念念不忘。不用说那抿嘴皱眉的可怜兮兮样,就看那一片白皙粉红的好皮囊,也足以神魂颠倒。

“好了。”荀彧的眸子笑得熠熠生光,碎发下的两颗星辰灿烂却又透着遥远的疏离。曹丕回过神,略往前伸出手接过荀彧签好的文件。微笑了一下,起身就要告辞,先背过身去给窗外的司马懿一个信号。“诶,子桓等一下。”听得荀彧的叫声,曹丕回头,全然没有注意到司马懿一瞬间的眼神变化。

又是你。

“怎么了荀老师?”曹丕脸上依旧挂着笑。“没有,只是这次你为什么要退学?明明已经快要毕业了呀?”荀彧轻声说着,对上曹丕逐渐凝滞的笑意,轻浮上些愧疚,“还是,孟德那里·····”

“既然荀老师说好不再过问,就不要再插手了吧?”司马懿推开门,倚在桌边,眉眼低垂语气阴沉,笑得却是意外灿烂。

荀彧的瞳孔猛然间放大,显然他看见司马时有些吃惊,但随即又恢复了淡然的面孔。“没有,我只是··”

“愧疚是吗?”司马甚至有了笑声,美的妖艳的脸在阴沉沉的光线下显得有些狰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荀彧心底就漫上了恨意,明明以为可以克制,却偏偏如涨潮一般奔腾而来,顷刻间将他理智湮灭。

“你该愧疚的人是谁原来你自己还不知道啊。”荀彧闻司马此言也不禁有些乏力。早知道这样又为什么·····

“既然这样荀老师我们先走了。”曹丕见不是话头就一把拉过司马懿出了门。司马懿也走得爽快,只是回头看荀彧的那一瞬间,只觉得他好似多年逃犯被抓捕,纵使再怎么衣冠楚楚,被指责这一刻也无助颓丧如败家之犬。

曹丕自顾自在前面走着,迎面而来的风吹起他大衣衣角,吹乱他一头黑发。司马走的沉稳,风偶尔掠过他顶上柔软几缕发丝,看似沉默无害。

“仲达。”曹丕突然停下,看向风中司马有些迷乱的眼眸,“上车吧。”

司马看向曹丕手指的一辆骚包暗红法拉利,暗暗挑眉梢:“你确定要坐这个去?你爸的安保措施做得很好?”

曹丕不置可否的一耸肩,拉开车门顺势坐上后座。

“你胆子倒大。”司马面抽,“黑车你都敢坐。”曹二少附上他香肩,'我曹丕出行当然阵势要大一点。“嘴里呼出的热气拂动司马鬓边几根发,却始终化不开那白皙皮肤。

司马斜睨他一眼,忽觉得他背后景色陌生,”合着去邺城的路高速还有两条?“

曹丕闻言不动声色,“你不过新回来当然不熟悉路径。”一边暗暗示意司马拨动车门。司马微微皱眉,“或许。”细长手指尝试着去按动车门开关,怎奈虽是指节泛白也无济于事。

汽车速度越来越快,身边景色越来越陌生。快得连一棵树都看不见。司马暗自捶座椅,看向曹丕时,曹丕按头弯腰,司马会意。

“师傅停下车。他难受。”司马装作急不可耐。“师傅停车!”毫无反应。“开窗可以吗?”妈的,又碰上了。司马暗骂。

隐约感觉有个东西挂在自己臂上,曹丕脸色苍白,两眼无神,毫无血色的嘴唇中勉强吐出:“车里,有迷药。”



评论
热度(10)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