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与阿尔蒂娜。

无题。

存梗,日后可能会再改吧。 


如果我不想懂事呢? 
他很想这么问,带着显而易见的委屈。他看着他的眼睛,毫不掩饰嫉妒与失落。他发了疯一般想,眼眶发着热,直直的盯着那双苍蓝的眼。 
那样好看的眼睛,一如既往地冷静,严肃,还带着三分不解,四分不满。最让人绝望的,他想,或许还有知晓一切后的无动于衷。他什么都不想想,自顾自伸出手,攥着高脚酒杯的指节白的泛青。 
那么好看的眼睛。他再次着了魔一般不合时宜慨叹,移看眼看着桌面上一片狼藉。对面的辉夜姬极优雅地嘬着红酒,以最大的礼貌忍受着这个半路冲出来的傻小子。 
于是他冲出来,不管不顾地跑着。 
他那么好,他,那么好。他笑起来,将思想放逐到每一个美好的画面里。他在车水马龙的的对面撑一把雨伞,他在阳光灿烂的下午穿一件白衬衫,他在清寒峻峭的夜里俯在昏黄的台灯下——他叫他的名字,茨木,茨木。亲近得像相濡以沫,疏离得像天涯海角。 
他猛然间停下来,像所有理直气壮的激情弥散之后一样,没了力气。他颇有些负气的想,不过如此。 

一个人去游乐园看摩天轮,在人潮拥挤里看着随便一个人走远,揉碎华灯初上,还有没有你——所有最委屈的事情,这一切不过如此。

他停在一家繁华商店门口,落地的玻璃窗隔开寒风呼啸与旖旎盛春。恍惚间他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他倏地凑上前,泪水涌上来,所见一切都扭曲得变了形。

他直视他自己。“how foolish you  are.”


评论
© 许忘年 | Powered by LOFTER